台灣教會公報社

關於部落格
這裡提供台灣教會公報社所出版的書籍資訊,也希望透過這裡,獲得大家的寶貴意見,讓我們更進步。希望大家常來參觀呦~
  • 8543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約瑟和他的兄弟們---護教反共、黨國基督徒與臺灣基要派的形成

作者:曾慶豹
ISBN:978-986-5637-37-8(精裝)
尺寸:384面 ; 17×23公分
初版:2016年12月
產品編號:04030353
定價:480元
 
     本書揭示一段台灣白色恐怖時期基督教內部的衝突和矛盾,這個時期的政治後果直接造成了今天台灣基督教分成長老教會與泛非長老教會的兩大陣營,長老教會從被抹紅(親共)變成泛綠,見證了歷史的弔詭與反諷。這本書以豐富的檔案和一手資料還原台灣教會的一部血淚史。
     一場基督教在台宣教百年大會,原本應是宣揚各教派合一精神的婚禮,或至少是記念宣教師腳蹤、歸榮耀給上帝的週年生日慶典,但因著政治勢力的介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卻與打著護教反共旗幟的黨國基督徒之間,演變成兄弟鬩牆的局面,長老教會更是成了遭弟兄們聯手陷害的約瑟……。
     輔仁大學哲學系教授曾慶豹針對這段1965至2015年間風起雲湧的台灣教會歷史,蒐集極多珍貴的史料,揭露被人遺忘或不想被提起的一段遭遇,認識這段歷史的進程,也認識政治如何深入地介入教會的宣教和治理。
 

 

目錄
 
瞿 序 i
邢 序 iii
蘇 序 vii
鄭 序 ix
郭 序 xiii
自 序 xv
引 言 1
1. 十字架上的黨徽:蔣介石的護教反共論述 13
2. 奮起為耶穌:成文秀與張靜愚的反共神學 51
3. 祈禱、反共、必勝:護教反共聯合會的組織與活動 89
4. 1965:從合一到分裂 159
5. 黨國基督徒與臺灣基要派的形成 229
  5.1 黨國基督徒與教會政治資本 231
  5.2 趙天恩與中華福音神學院 255
  5.3 黨國化的基督教大學 285
  5.4 黑名單上的「總統牧師」周聯華 303
  5.5 牧師的政治與政治牧師 329
附錄:臺灣基督教會政教關係史大事記(1949 年後) 347
徵引文獻 355
 
作者簡介
生於馬六甲,長於馬來西亞,赴台就讀大學。
先畢業於政治大學歷史系、政治大學哲學研究所,獲台灣大學哲學博士學位。曾任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特聘教授、哈佛大學訪問學者,現為輔仁大學哲學系教授,著作豐富多樣,兩屆「湯清基督教文藝獎」得主,研究領域涉及哲學、神學、歷史,且編輯出版數種類型的學術叢書。
 
 
瞿序
 
     在威權戒嚴時期,威權保守的黨政機構強力管制乃至壓制宗教,相對地,大部份宗教團體會順從,但也有少數宗教團體卻也會反抗甚至強烈地抗爭。當時政教間的衝突也不只發生在政府和宗教團體之間,政府更受到黨的控制和指領,也有宗教團體幫助乃至更強力壓制和迫害其他的宗教團體。我們在早期研究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和一貫道的政教關係和衝突時,就發現黨、政府、長老會與對立的基督教團體、一貫道和對立的佛教團體之間複雜的關係。
     當黨政機構已經開始解除對一貫道管制時,佛教團體卻仍然激烈地攻擊一貫道,在黨政和長老教會和解時,基督教右翼仍舊不斷批判長老教會。宗教間勢力和信仰的衝突似乎是更深層更久遠的。所幸,宗教自由和宗教平等在民主化過程中獲得了充分的保障,政教衝突得以消失,宗教團體也不可能再去壓迫其他的宗教團體。
     回顧威權戒嚴時期的政教關係,臺灣基督長老教會被黨政壓制和迫害,基督教右翼組織看起來是幫兇。但是曾慶豹教授挖掘出很多深層的史料和紀錄指出護教反共的黨國基督徒是迫害基督長老教會和新派或自由派基督教的首謀。曾教授這本《約瑟和他的兄弟們──護教反共、黨國基督徒與臺灣基要派的形成》專書詳盡地敘說了蔣介石和眾多黨國基督徒自1950 至1980 年代中竭盡所能全力打擊基督教異己教會和基督教領袖。
     1986 年10 月26 日「中華民國基督教」在國父紀念館舉行「紀念先總統蔣公百年誕辰感恩禮拜」,在舞臺正中掛了一個巨大的十字架,十字中央釘了一個大大的國民黨黨徽,不是受難的耶穌。曾慶豹教授說他第一次看到這張照片時「非常地震驚」,我想這圖像本身固然令人萬分震驚,更讓人震駭的是黨國基督徒公然肆無忌憚地結合黨、政、軍與宗教統治勢力長期迫害宗教異己。
     全書深入敘說蔣介石本人的護教反共論述、反共神學的形成、亞洲基督教護教反共會議、世界基督教護教反共會議、數位反共基督教領袖諸如張靜愚、成文秀、趙天恩、王永信、吳勇、陳溪圳的言行,以及受迫害的基督教領袖,如黃彰輝、謝緯、李嘉嵩、金仲庵、周聯華等人的境遇。讀到數不清的基督徒結合政治威權欺壓基督徒的故事,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竟然有自認信仰純正的基督徒造謠生事,毫不寬容地打擊加害其他的基督徒。這些好戰的基督教基要派領袖的神貌和行動和伊斯蘭聖戰士頗為相似,還好他們手上沒有殺人的武器!
 
瞿海源
中央研究院社會研究所研究員
2015 年3 月17 日於南港
 
 
邢序
 
     政教關係在華人基督教歷史發展中,一直是迴避不了的課題。如果我們將之置於戰後東西方冷戰格局的脈絡中,便更突顯其關鍵位置。其中,東亞地區(中國大陸、臺灣、香港)華人教會的發展,冷戰因素更是異常重要的。
     過去,基督教在中國大陸的黨國體制下的發展,普遍受到學者關注。相對而言,在海峽彼岸,隨著國民政府遷臺,原有黨國體制也移植成臺灣政治的主體(戒嚴與威權)。國共兩岸分治的政治現實,無疑呈現了意識形態上的分野,但在異質的背後,兩黨在權力管制、國家與社會關係方面,也無法否認存在著一定的同質性。畢竟,國共兩黨的政權模式,均承襲自蘇俄老大哥的黨國(Party-state)體制。
     中共黨國體制在五十年代以降,對中國基督教的發展,影響尤深,其中標榜「反帝」、「獨立」與「愛國愛教」的三自體制,徹底改寫了中國基督教的思想與制度。筆者研究五十年代的中國基督教史多年,特別關注基督教領袖對黨國強權所作的回應與自處,其中當然涉及信仰與神學的考量,但更多的是政治的抉擇,甚至是人性與良知的歷練與掙扎。
     研究強權時代的政教關係,往往陷入「政主教從」的單向模式,即政治因素是主導宗教發展的支配性因素,宗教界只能順著政治形勢的發展走。因此,研究者大多重視分析黨國對宗教的政策,如何主導了宗教的命運,即或在處理黨國與宗教團體的關係時,也呈現了黨國主導的思維。總之,宗教界在這場政教關係之中,只是扮演著「被動」的角色。
     誠然,黨國強權的政治主導性絕不能輕視,但宗教界內部的回應,難道都只是「被動」的嗎?除了探討不同的神學傳統如何理解政治(或教會的政治與社會角色)外,不同教會人士對權力的考量,對成為政權與權力建制的「合作者」(collaborator)及伴隨著有形與無形利益的欲求,事實上也需要作深入的研究。同時,也有教會人士無法擺脫自身的政治立場,將某種意識形態絕對化及神聖化,因而有意無意地將自己視作上帝的使者,把自己的政治立場等同了上帝的計劃,也成為政教互動時不可或缺的因素。除了政權利用宗教外,我們事實上也不能否認,宗教人士也在利用政治,或利用宗教來實現政治……。
     曾慶豹教授的新著《約瑟和他的兄弟們──護教反共、黨國基督徒與臺灣基要派的形成》,可說是填補了臺灣基督教史的空白。自解嚴以降,臺灣基督教史成為顯學,不論是荷蘭統治,或日本殖民統治時期,均開始有學者從事開墾的工作。同時,不同宗派的歷史發展也受到關注。然而,針對國府遷臺後揭開新一頁的歷史,過去受到較多關注的仍是七十年代後長老教會的國是宣言後的政教關係,對五十年代起的歷史,顯然仍是一片空白。
     認識慶豹兄二十多年,一直佩服他在神哲學領域的研究卓見,後來才得悉他跟我竟是治史同行。近年,他從形而上回到歷史,讓我們看見他對史料的重視與敏感,並展現其駕御史料的能力,更令我感到慚愧。本書在政教關係的主線下,重構了國民黨政權、長老教會、黨國基督徒三者間的關係,並置於臺灣曾走過獨特的時代脈絡之中,為臺灣基督教的發展,特別是基要派與黨國的關係,提出解釋與評檢。無疑,本書的觀點,特別是對個別人士、組織的評價,定會引起爭議。不過,重新揭開一段被遺忘及具爭議性的歷史,本身就需要勇氣,慶豹兄掀開了這層神秘的面紗,有待更多人來回應,這樣才更能有助重構歷史。不少人或會懷疑慶豹兄撰寫本書的動機,是否別有所圖,甚至在拆毀教會。不過,正如他在書中指出,這段歷史是臺灣基督教史上的「彩衣事件」,他期望的是「真相」後的「和解」,讓約瑟與他的兄弟們回到歷史,並得以坦誠面對直面歷史,在新的基礎上共構臺灣基督教的將來,建立教會。
     讀畢本書,筆者想起了中國大陸的教會歷史,同時也想起我城香港的教會……面對「泛政治化」的時代,有人企圖改寫歷史,有人主張遺忘歷史,因此,我們都需要好好的讀歷史,好好的寫歷史。
 
是為序。
 
邢福增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神學院院長
2016 年7 月13 日於香港
 
 
蘇序
 
     緣自近三十年前,我在臺大城鄉所的碩士論文「新國家教堂」(後因此題目過於敏感,指導教授夏鑄九提議改為「教堂空間的社會分析」),主題乃圍繞在濟南教會(原臺北幸町教會)的前世今生,最終成了反共護教大業的輓品。
     濟南教會原為日本政府為強化其在臺統治地位,進而威懾臺民的目的,而由總督府營繕課長井手薰設計,專為日籍基督徒官員崇拜之用,坐落在總督府至臺北神社(現圓山飯店舊址)途中,於1916 年興築完成的官式教堂。
     到了1937 年,皇民化運動大興,濟南教會轉為臺灣總督府轄下的「傳道師訓練所」,當時該教會牧師上與二郎權力之大,竟可任免全臺南北各宗派所有傳道師,儼如臺灣總督府附隨基督教支部的小總督。
     1945 年,日本二戰敗撤離臺灣,國府入主,濟南教會空間由原在此聚會的林宗義(二二八家屬代表)等臺籍年輕醫師繼續使用,而上與二郎牧師卻將濟南教會產權交給臺北市政府接收,以致遭到當時難民背景的國府政要入侵,其中為首的都是黨政軍特要員的反共護教集團分子,頗有侵奪教產之勢。這些人於1980 年間更企圖以「中正紀念教會」之名,發動國際募款五億元,並以委託警備總司令彭孟緝之子彭蔭宣建築師所提供的設計圖為藍本,欲將濟南教會拆掉再重新打造,以作為黨國另類新皇民運動再起的總司令部。
     所幸,這個計畫在1991 年輾轉被李登輝總統知悉,最後以市定古蹟之名,將所有房舍一磚一瓦全部凍結,才保住了濟南教會之現貌,也粉碎了反共護教集團最後的翻身一搏。
     如今,難得有曾慶豹教授竟能將反共護教集團之前後行狀耙梳整理齊全編定《約瑟和他的兄弟們》一書,將以春秋之筆化諸名山,足堪為亂世賊子懼,殊屬不易;更將以上諸節,載入其力作之中,誠有全臺灣基督教史料之功。
     最近,臺灣教會界頗有再起「國家祭司」位份之浪勢,但盼此時本書之面世,應可引為史鑑,回歸「凱撒的歸凱撒,耶和華的歸耶和華」之宗教本義,實為臺灣教會之大幸。
 
蘇南洲
自由作家,臺灣曠野社創辦人
 
 
鄭序
 
     認識曾慶豹老師,大約是十幾、二十年前的事了,當時他還是臺大哲研所博士班的年輕學人,和我們幾個關心本土神學的朋友一起出國參加一個亞洲的神學會議,因此有了認識、對話的機會。當時僅知道他的專攻是哲學詮釋學,後來他完成博士學位,到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教書,也注意到他逐漸進入漢語神學及公共神學的領域。儘管平常各自忙碌,接觸並不頻繁,卻可以感受到他的興趣廣泛,治學相當認真且嚴謹,也積極參與國際性的學術活動( 我們曾一起到海德堡參加「臺德神學研討會」),展現出相當廣闊的人文視野,是臺灣基督教思想研究領域裡一位令人期待的學者。
     早期曾老師對基督教本土發展的興趣比較偏向中國基督教史的範圍,但後來在中原大學宗教研究所主辦了一系列小型研討會,讓臺灣基督教界不同的神學傳統能夠提出自身論述且彼此對話( 我也受邀發表「長老教會神學」的相關論文),相當有意思。那時,我開始認知到,他已經跨越領域且涉足臺灣基督教的研究。沒想到,近三年來,他竟然一頭栽進戰後臺灣基督教的書寫,而且還觸及所謂「政教關係」的重要議題。
     作為一位長期關注臺灣基督教史的研究者,我當然知道臺灣的「政教關係」是一個具有高度敏感性和爭議性( 特別對於所謂的「國語教會系統」來說) 且容易引發分歧觀點的議題,往往需要回歸歷史脈絡加以解讀,再輔以深入完整的分析,才能夠理清其間的複雜情勢。在這看似公開實則隱晦的「黨政教網絡」裡,因能「上達天聽」而享有極大政治影響力且能左右教會政治情勢的「反共護教組織」以及在當中悠遊鑽營的大批「黨國基督徒」是過去較不為人所知的情事。這群活在「反共至上」的白色法西斯時期,習慣於以封建思維及戒嚴威權心態作為思考模式的基督徒,不但欠缺信仰反思的能力,更將黨國意識型態等同為基督信仰且視為理所當然。這樣的思維方式,對現今的基督徒來說,或許多數人只會斥之為「荒謬可議」,然而,因為這群基要派基督徒實際援引了政治權力來欺壓、傷害其他有良知的基督徒,其行為舉止不但違反了基督信仰精神,更觸犯了民主人權及法治的規範。曾老師在本書中以溫和平實的筆觸將這些故事娓娓道來,輔以真實且引人注目的歷史文獻和檔案照片,應該是本書最為寶貴的地方。
     同一時期,臺灣基督長老教會因為在戰後不久即加入普世合一運動,因而漸漸受到啟蒙和衝擊,並有意識地投入社會關懷與重建的工作,也參與了臺灣民主運動的開展。在追求自由、民主和人權的起步階段,更有不少宣教師因勇敢為臺灣發聲而付出艱辛代價。1 這些基於信仰良知為臺灣犧牲奉獻的長老教會宣教師及本地基督徒,若和上述的黨國基督徒相對比,實在是極大的反差。曾老師採用《約瑟和他的兄弟們》作為本書的書名,的確有其深刻的意涵。
     事實上,當曾老師決定「捲褲腳撩落去」做這個研究時,它已經是一個出於信仰良知的決定。我還清楚記得,當他到臺灣神學院的教會歷史資料中心收集相關資料且徵詢我意見時,在經過一段漫長的對談後,他突然對我所說的話:「這個敏感的議題你們自己不好寫,就讓我來替你們寫吧!」那時,我清楚感受到,像他這樣的勇氣與膽識,已經超越一般「蛋頭學者」所謂的客觀、中立(其實是有著既定立場、虛偽、甚至趨炎附勢)的立場,直指臺灣基督教界受到「意識形態束縛」和「權力腐化濫用」的核心事實,並且明確反映了「歷史良知的召喚」!
     什麼是「歷史良知的召喚」?尼布爾(Reinhold Niebuhr) 曾指出,所有宗教反省的根基,並不在於我們的社會存在,而是在於意識、良知,和罪惡感的深度。他引用猶太哲學家馬丁.布柏(Martin Buber) 的話:「所有先知性信仰的基本前提就是:我在信仰良知中所遇到的上帝就是整個世界的創造主!」因此,尼布爾指出,人的信仰一方面讓他具有一種因為知所反省所帶來的「超越性」:他活在自然中,但卻超越自然,他在群體中建構歷史和文化,但卻超越歷史和文化,在他的信仰良知中,他得以參透萬事,審斷歷史。不過,他自己也必須面對終極的審判。雅思培(Karl Jaspers) 強調,在所有的特殊意義之上,有一個意義的根源和終極目的,這也接近齊克果所說的「信仰的跳躍」(leap of faith)。另一方面,這樣的個人宗教良心絕不會讓我們對歷史或社會絕望,或忽略社會和歷史的責任,它必然會繼續產生或激發社會的敏感度:對社會的不公義、對權力的腐化、對專制極權的思想、對基本人權的侵犯,發出先知性的抗議。
     當代政治神學家溫克(Walter Wink) 在他的「權力三部曲」裡,藉助拉丁美洲解放神學家的幫助,將以弗所書三章10 節;六章12 節以及歌羅西書一章15-20 節的「天界執政的、掌權的」理解為現實世界裡不同的「體制、結構、系統」,或者「意識形態」。他指出,在新約聖經中,惡魔或邪靈必須有具體的展現形式(embodiment),或成為人類( 馬可福音一章21-28 節;馬太福音十二章43-45 節;路加福音十一章24-26 節),或豬( 馬可福音五章1-20 節),或政治系統( 啟示錄十二~十三章)。那麼,一個權力體系是如何變成「偶像」(idolatrous)或是「邪惡」(demonic) 的呢?簡單的說,只要任何權力「追求一個和他被上帝創造的使命相異,並以自我利益為最高目的時,它就變成邪惡的」。因此,溫克主張,在現代世界中,我們必須積極對付權力及其支配系統,這牽涉到如何辨認、指稱和抵抗各種權力及其支配系統,並撕破、揭露其假面具的課題。
     確實,權力使人腐化,權力也能讓無力者翻身;權力使人驕傲,權力也能造就謙卑。濫用權力,造成不公義與傷害;善用權力,使人被賦權(empowerment)並能伸張公義,且讓邊緣人出頭天。權力之行使,在乎價值與信念,也在乎動機和目的。這是人類歷史自古以來傳統智慧的教導,更是歷代神學思潮不斷反省、洗滌、沈澱後的主張和提醒。
     個人深信,曾慶豹老師所勇敢撰述的這本書已經開啟了臺灣基督教界的「轉型正義」工程,不但對過往的錯謬意識形態提出批判,更揭穿了假冒神聖者及操弄權力者的偽善面具。也因此,它必定能夠帶領讀者們一步步接近真相。我更確信,只要我們願意致力述說真實,我們就會越接近真相,也會越趨近真理,畢竟真實、真相都指向真理!
 
鄭仰恩
臺灣神學院教會歷史學教授
臺灣大學兼任教授
 
 
郭序
 
     這本我充滿期待的書終於要出版了,因為我認為這本書將會為基督教在臺的歷史研究帶來巨大的貢獻和震撼。
     和慶豹相知相交超過廿載,我雖比他年長,卻常常從他的研究和洞見得到啟發和幫助,我自己也教授基督教在臺史,有幸先閱讀此書的初稿,明白慶豹的許多研究勢必讓1949 年以來的臺灣教會史改寫,對此我感到欣慰。慶豹的研究相當的多面,神學、哲學、藝術、歷史,樣樣都有突出的表現,他理性感性兼備,能講能寫更長於帶領學術機構作研究計劃。我和他深交一段短暫時間之後,更深刻體會到他歷史研究的天賦和敏銳度,我相信這本書只是他跨出的第一步,將來還會有更豐碩的研究成果與讀者見面。
     說來汗顏,到目前為止,我們尚未有一本完整全備的基督教在臺史,尤其是1949 年以後直到現在這一段,我們往往只能分別講述國語教會、臺語教會( 或長老教會)、原住民教會各自的發展,而無法作整合性的敘述,我一直都有負擔要寫一本能呈現基督教與臺灣時局互動關係以及臺灣各教會與普世教會相聯結的基督教在臺史,卻又充滿了無力感,並且不知如何入手動筆是好,所幸慶豹這本大作解決了我的困擾和困惑,也翻轉了我許多的看法,給我的研究和寫作指出了一條明確的道路。
     戒嚴時期的臺灣和共黨獲權後的大陸一樣,政治的影響力無處不在,而對這種所謂的政治全權和全能主義,慶豹在全書中作了最佳的歷史分析和神學詮釋。本書完整地且明確地點出了黨國基督徒在其中所扮演的關鍵角色,當慶豹在論述這些人物和事件時,宏觀微觀兼俱,而且將政教衝突的兩造,分別追溯到普世教會這個源頭,論述的手法鞭闢入理,引用的資料多是第一手的檔案、文件與報導,甚至當事人親身的經歷記述,言而有據,雖然不能說完全沒有主觀的成份,但是要反駁或質疑書中的種種事實和論述,幾乎是不可能的。可以想見,本書一定會引起各方的論戰,甚至使作者承受外來的壓力和詆毀。
     我認為,其中最情何以堪的是,我們這一代所推崇甚至效法的許多教會領袖和長輩,原來在他們的服事生涯中也有這麼多的妥協和軟弱,國臺語許多的教會和機構、聚會原來並不是那麼的單純。如何面對這些政教關係鬥爭中的人和事,甚至恩怨情仇?基本上我贊成慶豹的做法:讓歷史的真相呈現,正如他在書中結尾所言的:「救恩史和創傷史並行,沒有認罪,不會有真正的合一」。我也想到正如來華宣教士捲入帝國主義侵華的歷史那樣,宣教士幾乎無法跳脫其國家認同、時代的侷限,同樣的,黨國基督徒也有其族群、政權、領袖,甚至是主義的認同和時局的眼界限制等等。
     人會受限,上帝的旨意之成就,卻不受限。猶記得我於1975 年6 月參加完大學畢業典禮,回到團契弟兄之家,當時我大學四年最要好的弟兄和同工立刻向我承認一件事:「明璋,我是調查局派在團契監督契友們的信仰和政治思想的人,我畢業之後就可以進入國科會或調查局工作。」我沒有否定他是一位好弟兄,只是因為他父親是一位海軍高級將領,他也忠黨愛國,同時被賦予了這個任務。類似的例子肯定相當的多。
     最後,我期待著這本書可以帶來各地華人教會的反省,尤其是臺灣教會界認真看待本書中的內容,也期待慶豹有更多更精闢的研究成果出版,為我們廓清問題和真相。
 
郭明璋
牧師、臺灣基督教史研究者
 
 
自序
 
     2014 年7 月,我走進了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七樓檔案室,這是我第一次到這裡來,迎來的是此部門的負責人黃哲彥牧師。我印象中曾見過哲彥,但未有過交談的機會,然而當我與他握手時,他的第一句話竟然是說:「我知道你離開中原大學了,看來這是早已料到的事。」突然的來了這麼一句話,我真的不知該如何接得下去,我確實是在2 月到輔仁大學去了,但一個未交往過的人何以見面打招呼的第一句話是如此的呢?接下來,他所說的事更令我吃驚。
     我們坐了下來,我想繼續上述的話題,想知道他為何會關注到我離開一個工作十五年的地方,究竟外界對此事—儘管是我個人的私事—有何看法。哲彥向我透露了一段他的往事,這段故事才使我了解到我為何會不得不離開中原,這故事竟然與我正在撰寫這一段臺灣教會的悲痛歷史有關,那一代的事,竟像咒語般,還不時地發作,就在我身邊。
     哲彥說到他在就讀神學院時,曾與一位同學來往甚密,此人與他一同參與一些社運的活動,派發美麗島雜誌社的傳單。有一天,一位老是想說服他加入國民黨並擔任線民的教官找他到辦公室曉以大義,並說明價碼報酬,幫他付學費再外加生活費每月一萬元。恰巧,此位教官轉身離開辦公室,哲彥所坐的辦公桌邊的傳真機正傳來一封給教官寫的「報告」,傳真紙慢慢的傳出來,到了末端出現了署名,當仔細看到了那個簽名,哲彥頭皮發麻並雙手顫抖,簡直無法相信,這個簽名正是那一位經常與他出入街頭發派傳單的同學,天啊,此人原來早已經被吸收成了「線人」。
     哲彥回憶這一段後並告訴我,他對此人的人格了解甚深,也了解當時他之所以被吸收,確實也與其家庭的經濟狀況有關,那一筆錢對他而言太重要了,因為當時他的父親生意失敗,故去給國民黨充當「抓耙仔」也不意外。哲彥說了這麼一段,讓我所有的疑問頓時都得到化解,當然,使我更感同身受的是為那一代被政治毒害的人心感到心痛,我宛如感到可以理解那個活在白色恐怖時期並陷於苦難的人所遭遇的人和事。總之對我而言,能夠聽到這則故事,是我撰寫這本書最意外、也是最彌足珍寶的回饋。
     事實上,這本書解釋了許許多多我們不明白的事,尤其是今天臺灣教會的意識形態分野和神學教育的分歧及走向,都在這本書中獲得了部份重要的解釋。正如許多人閱讀《周聯華回憶錄》或《黃武東回憶錄》時,大都讀不出其中的政治意味,因為我們缺乏了對那個時期發生這麼多事的背景有所了解,各種看似細微的或個人彼此的關係,包括哪一些人在一起或不在一起,都有其脈絡和政治原因,學界如此,教界亦然,一幫子人就因某種利益或意識形態而走在一起,相互反饋。
     這本書嘗試給讀者看清楚,過去五十年來臺灣教會發生的那些事,其實都可以說是從1965 年到1971 年這一段關鍵的時期及關鍵的事件所造成的後繼效應,弄明白了這一點,我們才可能理解臺灣教會的權力系譜和神學立場殊異的原因。或者進一步說,認識這一段教會歷史,我們才可以說寬恕的福音,才能在創傷的陰影和痛苦中走出來。教會無疑的應該是第一個實踐「轉型正義」的群體,因為這個群體所宣講的上帝即是正義的上帝、也是寬恕的上帝,正如杜圖主教說:「沒有真相,也就沒有復和」,真相和復和是上帝正義的兩個條件,認識到這一點,臺灣教會才可能迎來真正的復興和合一,不然我們就是活在虛假和無知中,我們恐怕要迎來的是上帝的審判而非拯救。
     大文豪托馬斯•曼(Thomas Mann) 有一本巨大的文學著作,名字就叫著《約瑟和他的兄弟們》,該書不論篇幅和內容都非常的龐大,所以至今尚未見有中譯本,也許,漢語文學界對這樣的題目未必能領會,如果考慮到托馬斯•曼作為一位德語背景和猶太後裔的這些元素,該書的意義正是說明了時代中人性的真實與苦痛,諸多的心靈都飽受此磨難。該書不如說是托馬斯•曼書寫他自己的遭遇和命運,這本書與我的關係也有這些元素。
     從1985 年9 月29 日踏上臺灣這塊土地,至今已過了三十個年頭,我歷經了蔣經國戒嚴時期、李登輝時期的野百合運動,再經臺灣各大小不同的政治改變,如今我教授的大學生在我到臺灣時都不知在哪呢。俗話說:「吃臺灣米,喝臺灣水」,終於還是交出了一張與臺灣有關的成績單,總算是對在這裡生活得那麼的久和交往得深的朋友有所交待了。
     本書撰寫的源起純粹是偶然的。
     2009 年10 月,我舉辦了以「臺灣基督宗教經、史、論」為主旨的研討會,第一屆的主題為「臺灣長老會神學:回顧與展望」,並於會中發表了一篇〈上帝的宣教、自決與認同—臺灣基督長老教會的「國族想像」〉之論文,在撰寫該文期間,意外地發現了「反長老會」的言論中與WCC 之間的問題,特別是教內的矛盾,有種剪不斷理還亂之感。換句話說,外界對長老會的政教關係主要是根據三個宣言之後的種種發展來理解的,事實上,在此之前長老教會早已陷於複雜的政教關係和教派矛盾之中,不僅學者甚少談及,長老會的學者也不甚重視。
     於是,我就跟著這個線索追下去,越往下挖、越讓我感到驚訝,怎麼發生了那麼多的事,這麼多血淋淋和恐怖的故事,教會史學者為何都避而不談,可見之間的矛盾應該是非常非常的深。事實上,教會在這一段時間內深涉政治白色恐怖的泥濘之中,教會間的互動和交往都是非常複雜的,甚至利用作內部的鬥爭工具。漸漸地,我了解到今天臺灣教會的現狀以及那些在教會歷史舞臺上的領袖( 包括目前活著的),原來他們背後與政治的關係如此的深、如此的不堪。因此也明白了,我離開中原大學是對的,不論信仰和立場上,我的離開確實是上帝的帶領,因為中原大學的相關人士涉入此段歷史極深,如果我還在這所大學任教,我怎可能出版這一本被我視為人生中一本重要的書呢?又如何可能開口說出這段歷史的真相呢?
     這本書不是因為我離開那所學校有所不快才寫的,絕對不是。這本書的部份內容早已在2012 年我的一位研究生的論文中披露,2013 年的宗教研究所課程曾教授過這一段並已開始著手撰寫其中的內容。然而,也確實只有離開,出版此書才是心安理得,若不是他們刻意的為難我、扣以「路線有問題」之詞,我也不可能對他們在護教反共時期所施行的手段多有體會。
     或許,離開了服務十五年的學校是意料之外。而本書有許多的關鍵篇幅都與中原大學有關,更是我意料之外。這本書的出版確實令我覺得尷尬,但不論如何願甘冒被外界誤解的風險將這一段真實的過去揭示出來。總之,我認為這是上帝的帶領,如歷史的撰寫一樣,回過頭去看時,一切都豁然開朗。寫到此,我尤其要提及一位老先生,他是我這本書中最為關鍵的主角之一,此人即是周聯華牧師。
     1985 年9 月29 日那一天是禮拜天,在我下機後,就拉著一位同鄉的學長要求他帶我去做禮拜,當時的他也很懊惱,他不是基督徒,也沒有上過教堂,而且是晚上,該到哪裡去呢?那天晚上,在興隆路巷子裡的校友會紅豆湯之夜尚未結束,就匆匆的離去,學長騎著野狼的機車把我帶到臺大附近一間長得有些像廟堂的建築物那裡,他說印象中那是一間教堂。
     那的確是一間教堂,儘管外觀有些特別。我們進入了教堂,招待將我們引到地下室一個擺設了整齊小椅子的小禮堂,我們坐了下來,當風琴的音樂響起,我看到了一個我在書上看過的人走到了講臺那裡,我認出來了,他是周聯華牧師,我曾在教會圖書館的書架上那本《神學綱要》見過他的名字,教會牧師還曾告訴我周老是一名「新派」。這的確令我感到驚喜,第一次在臺灣的主日禮拜,竟遇上鼎鼎大名的牧者,那天晚上講道的內容已全忘了,但是我可以確定的是,儘管疲累,但我沒有打瞌睡,反倒是坐在一旁的學長早已傾斜著身體呼呼大睡了。那天晚上走出教堂,經過聯經書店、桂冠書店,我在桂冠買了一本《希臘哲學趣談》,開始了我在臺灣學習和成長的序曲。
     我沒有想過會在臺灣住那麼久,正如沒有想過會寫這本書中的內容;我也沒有想過與周聯華有所互動,甚至在他的協助下去主編「漢語基督教經典文庫」的大型出版計劃。記得在就讀政治大學時,一開始我就在懷恩堂參加主日崇拜,短暫的接受過周牧師主日信息的教誨,但在三個月後,一位政大企管系的港仔基督徒把我介紹到當時暫時租借華神六樓聚會的靈糧堂那裡,從此也就暫時告別了周牧師。當時我確實感受到在懷恩堂的聚會非常地沈悶,周老的講道像是催眠一般,太軟、難挑起信仰的熱情,現在回想起來也比較能理解,周老的語調和內容之所以如此單調、平淡,實為政治白色恐怖下的一種後果。試問,周老面對政治和教會給他的罪名,怎可能有什麼激動或敢言的表達呢?
     同樣是「臺灣基督宗教經、史、論」系列的研討會計劃,第二屆的主題是「周聯華與本色化神學」,2010 年3 月於中原舉行,我發表了一篇關於周對雅歌的翻譯和詮釋的論文。這是一次我與周聯華近距離的接觸,接下來2012 年開始「漢語基督教經典文庫」出版計劃,與周老的互動更加的密切。事實上,關於他的政治遭遇,我從未追問過他,因為關於他在教內的命運以及所遭受到難以想像的對待,全是我循著他的回憶錄、基督教的報刊和政府的檔案中一片片地拼出來的,他沒有為他的過往向我說過什麼抱怨的話。我越是了解他的處境,越能感受到他的人格修養,也越認識到那個時代的險峻,如果不是神蹟,他是不可能活到這把歲數的。
     說上這一段,主要想說明,不是周老爆了什麼料給我。正因為這樣,我了解到要是找他寫序肯定是為難他,面對他身在那個「不得已」的年代,恐怕連他自己也都難以說得清楚。所以,我就不勉強請求周老賜序,不給他帶來難堪,那些害過他的人以及那些幫助過他的人,他對他們肯定有非常多的感觸,這些事就容他老人家把冷暖之情放在心上吧。
     周老看過了本書的書稿,我也曾在公開的場合上發表過他的政教關係,今年8 月他突然離世,我感到是一個時代的結束,這本書竟拖在他身後才出版,就順理成章地提獻給他,以告慰他在天之靈。
     為本書寫序的諸位前輩友人和學者,在此我一併向你們致意,這是鼓勵、也是友誼。在此,我要特別為所有那些在教會中成長卻又受到傷害的人們獻上祈禱,不論是因為政治或是權力下受傷,唯願上帝安慰你們,你們的受苦參與了上帝在十字架上的受苦,相信上帝的公義最終必獲得伸張,若不在今世,也肯定可以在天國那裡。阿們。
     三十年前的一個早上,我離開了家鄉,開始了我在臺灣的學習行旅。我原於長老教會領洗並設有會籍,但到臺灣之前,牧師就已叮嚀切勿到長老教會去,他們被說成是「新派」,更要小心他們的「神學」。其實,我真的不了解臺灣長老教會,大學時校園團契裡與幾位長老教會的基督徒互動都相當良好,沒有什麼不好的印象,但我來到了臺灣以後,確實沒有參加過長老教會。這本書解釋了我當時被告誡小心長老教會的緣由,事實上這並非是特例,因為絕大部份海外的華人教會都有此印象,我認為,全與當時島內護教反共時期的政治氛圍有關。
     本書部分內容曾以會議及期刊或專書論文方式發表,現收入此書,更顯整體面貌。計劃出版本書,我屬意一定要找長老會教界的出版社出版,這可算作是我向他們一次的正面回應,謝謝公報社接受了我為臺灣教會做的一點回饋,我也可謂無愧於在臺灣所受到的友善對待。三十年在臺灣的生活,我沒有太多了解臺灣教會,而今透過本書我卻想告訴教會:我了解你們所受的創傷,希望這本書可以給所有海內外包括對岸的基督徒了解,教會在兩岸都是受苦的,尤其教會內在「政教關係」下的鬥爭應正面面對,應該回到誠實的教會史書寫,尋找真相,並走向和解,這才是天國子民和祂的國度該有的信仰實踐。
2015/10/31
2016/6/23 修訂
2016/11/2 再修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