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台灣教會公報社
關於部落格
這裡提供台灣教會公報社所出版的書籍資訊,也希望透過這裡,獲得大家的寶貴意見,讓我們更進步。希望大家常來參觀呦~
  • 91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圍牆外的天使

目錄
 
浪 子╱1
圍牆外的天使╱7
老盲婦與少女╱13  
老 光╱24
出賣靈魂的人 ╱43
不自私的丈夫?╱52
躺在水溝裡的人╱63
擦皮鞋的老人╱68
曠野的牧師╱77
一位可敬的牧者╱81
演布袋戲的老人╱90
王老太太的愛心╱94
追悼╱100
野狗╱111
失落的青草地╱135
愛心╱145
遠足╱152
天堂╱158
石桌╱179
十字架╱186
 

 
兩岸猿聲啼不住
 
陳純適 序
 
     龔伯文先生擅長以戲而不謔的筆調,來陳述社會生活中形形色色的人物,表面上,是敘寫這些小人物的生活面向,看來像茶餘飯後的小品文章,實質上,每一篇文章都顯現出一種張力,像蛛網般的層層扣住主旨,不斷地圍繞、迴旋,像要緊緊地抓住讀者。
     龔先生選擇表現這樣的題材,往往會讓我在領略短文小說之後,悄悄地於文字的背後,升起一種「反芻」,或是會有一種更深刻的疑問,讓人不得不再去反思、確認:我到底讀了什麼?這樣的筆觸,是擅寫短篇難得的手法,非常值得現化人玩味,不管在他所表述的內涵,或是集中習慣性的質疑,所發生的問題上。
     他經常安排一種平易近人的標題,看似平凡,卻又在文字鋪陳之間,技巧地形容、描繪、勾勒主角,使得人物性格形成強烈地「反差」或對比,因此顯得栩栩如生。其中,人物所有的遭遇、情節看似簡單,卻又深刻地埋下最難定奪的價值判斷,這樣的敘寫功力,像極西洋小說文字,或營造的懸疑氛圍,或俐落的揭發人們內心最難面對或碰觸的生活課題,或最終弔詭的結局裡,表彰人性的光輝,並藉此提醒讀者,這像是暗處突然乍亮光,有些刺眼,但是,又只能歡喜地接受。篇章中的轉折、攏合,就像詩句所指:「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的情境,能這樣駕馭文字,的確要歸功於龔先生在西洋文學上的造詣。
     現代人因為生活忙碌,心情上難得安靜,品鑑龔先生的短篇小說,就像啜飲一盅香茗,有時像烏龍沈潛內斂,足令迴甘;有時像包種,香氣發揚,潤喉生津。有趣的是,當您氣定神閒地閱讀它,卻又像是觀賞一折波瀾起伏的戲劇,在緊張過後,又有一番心寧神釋。
 
註1陳純適,輔仁文學博士,前屏東縣私立南榮國中校長(1991-2010),現任(2016年)為南榮執行長,潮州長老教會執事。
 
 
婁 序
 
     伯文有下筆不能自休的才華,他能竟日徹夜、夜以繼日不停的寫,而又充滿了文人甚至哲人的智慧。
     他的一生教過大學,也從事過畜牧、園藝以及販夫走卒等等的工作,這一切過程都無礙他今天從事的寫作,並且還有助于他寫作題材的豐富與充實。
     他有過各式各樣的生活體驗,也就有了多采多姿的寫作內容,他的本質善良,所以他的作品憂而不怨、哀而不傷,並且流露了高度的幽默感,可以說他的作品如同蘊玉藏珠的打火石,乍看也許不覺出色,但是火石一經敲打,會發出無數火花,有深度、有靈性是時下一般作品所不可企及的。
     有一段時間他很懶散,頭帶著斗笠、口咬檳榔與三教九流為伍,是落拓不羈,玩世不恭?或灑脫與世無爭?誰能知道他外語的造詣極深,其學術之淵博,涉獵典籍之廣,又對於各種宗教、哲學透徹的瞭解與領悟,思想深廣,以高深莫測來形容亦不為過,像他這種人材,在這功利社會竟不值一文錢不被重用,我總覺得太可惜了。
     幸而兩三年前劉清虔牧師遇見他,極力勉勵他才又提起筆來,可以說伯樂遇見千里馬,這定是上帝的美意。這頭老馬竟還能抱病在一年多時間,一口氣寫完四、五本書,實在不可思議,定是聖靈在幫助他。有幸的讀者定能從這位奇人或哲人的心靈世界,發覺基督教的奧秘而獲益,祈望上帝能賜他再跑個千里。
婁華堂
 
劉清虔
 
     從《小丑的心靈世界》、《貓頭鷹眼中的世界》到《老爹的故事》,我不知道讀者是否真的讀「懂」了龔伯文老師的小說。這是我一直擔心的事,因為,一個通俗之人寫小說,只要安排一下情節、算好字數,搞清楚市場的好惡,投讀者所好,一本小說就問世了;而一位學者寫小說,其間必有其意欲表達的精神意涵,甚至意義是躲在文字的背後,是需要讀者去參透的。
     在哲學裡有一種概念叫做「弔詭」 (paradox),字典譯為似是而非、或自相矛盾的命題,事實上,它是意指一種即否定即肯定、或即肯定即否定的一種狀態。也就是說,當你肯定它時,其實是正在否定它;而當你否定它時,正就是在肯定它。這樣的道理不好瞭解,我舉一個實例來說明:過去以來國民黨政府一直自我聲稱是一個大有為的政府,在民主時代統治台灣五十年不輟,然而,民主的真正精神在於全民參政與政黨輪替。因此,當國民黨一直統治時,好像執政很成功,不過卻因為政黨不輪替而證成其執政失敗;反之,當國民黨失去政權,對它來說是失敗的,事實上正是它成功了,因為台灣正式成為一個有政黨輪替的民主國家。
     國民黨的下台代表了它的成功,李登輝看似丟掉政權,但卻是成就了新台灣。慈濟功德會亦同,當慈濟的慈善事業愈壯大,就證明政府在社會福利上的無能,而慈濟的工作不應該只是補政府缺失,更應促政府全面照顧有需者。待有朝一日,慈濟再也不需要作慈善工作了,因為政府已經善盡其責了,當慈濟消失就代表慈濟的成功,而當慈濟愈壯大正是證明慈濟的失敗。我不知道讀者是否真能理解這種「肯定就是否定、否定正是肯定」的概念,如果不能,就很難讀懂龔伯文老師所企圖傳達的信念,所知者僅為字裡行間的文字排序而已。
     因為,基督教正是一個充滿弔詭的宗教,它有許多與一般道理相反的地方。它所標榜的,就是要人走一條錯誤的路,當錯得愈來愈離譜時,就是愈趨近於正確;當完全錯誤的時候,就是完全正確了。它也要人放棄自己所擁有的,當人放棄的愈多,就得著愈多;當人完全放棄時,他就得到了一切。耶穌,就是一個充滿弔詭的人:全能的上帝成為肉身,並將自己交給人審判;被造的人將造物的主判了死刑,釘上十字架。而當耶穌上十字架,眾人都認為祂完了,祂卻說「成了」。耶穌的信息充滿了弔詭: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人為上帝的國撇下房屋、或是妻子、弟兄、父母、兒女,沒有在今世不得百倍、來世不得永生的。以耶穌為中心的基督教,可以說是一個弔詭的宗教。
     這樣的精神正展現在龔老師的小說之中,特別是這一本「圍牆外的天使」,他想要藉由這些故事將基督信仰的弔詭呈現出來。那些在人看來最醜陋的,實際上是最美麗的;那眾人最欽羨的正是最可憐的;那眾人看不起的正是最值得欽佩的;眾人急欲遠離的怪物正是上帝眼中的天使。在「浪子」,一心意欲表達效忠天皇的孩子,卻被認為是大逆不道;而自以為有愛有義的人類,卻遠不及上帝的寬容。「圍牆外的天使」中的一對母女,不起眼與卑微的外在,卻映襯出極美的心靈,而號稱有愛的宗教,教會卻一直在為自身築起與世界相隔的高牆。「老光」的一生,實在是一事無成,所對應的正是現在極力追逐世界,至終必將追影捕風的悲哀。
     「出賣靈魂的人」又豈僅是那終日沉醉的酒鬼?我們正有許多人將靈魂賣給撒旦,或是牠的代理人:金錢、名利、地位、權勢。而「曠野的牧師」、與「一位可敬的牧者」呈現出當前以學歷、才能、教勢去評量一位牧師的成就之教會生態是何等的污濁,真正重要的是獻身與在上帝面前的敬畏。「追悼」中的八叔,也正是當前隨世界主流價值而浮沉之基督徒的寫照,顧全了現世生活,卻失去了永恆。「天堂」也企圖提醒讀者,當一個人在追尋心目中的天堂時,卻忘記他正在天堂之中,而人的心思所構設出來的絕非真正的天堂。最後,「十字架」中的牧師,我不知道上帝如何評斷他,一生中的苦難,竟被標示在「正常」與「瘋狂」的辯證之中。
     在基督信仰裡,上帝揀選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世上軟弱的,叫有能力的羞愧;上帝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棄的,以及那無有的,為要廢掉那有的。(林前一27-28) 在我看來,在龔老師身上也正存在這樣的精神,他沒有顯嚇的博士學位、沒有讓人羨慕的社會名聲,只有「努力試做一個基督徒,努力學習基督,努力捨己以基督之心為心」,(見「一個可敬的牧者」)也堅持一條人煙稀少的天國窄路。但是,他淵博的學識、深邃的思考亦絕非那些浪得虛名的學者所能相比。他也許錯過了世上的榮華與原本可獨領風騷的機會,但在上帝的國度,「這是神的美意」(見「曠野的牧師」)。
     其實,龔老師應該找一些「重量級」的學者或知名人士來寫序推薦,以增加本書的可看性,但他卻堅持一定由我來寫,因為,他說我看得懂他在寫些什麼。對於我這個不名又不重的人來說,這也許又是另一層的弔詭吧!
 
劉清虔 序於屏東崁頂教會   2003.中秋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