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會公報社

關於部落格
這裡提供台灣教會公報社所出版的書籍資訊,也希望透過這裡,獲得大家的寶貴意見,讓我們更進步。希望大家常來參觀呦~
  • 8721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丑的心靈世界

再 版 序
 
與基督教文學相遇:序龔伯文作品
 
     當一個人發現自己需要救贖的時候,就是他走向永恆的開始。
     與人生最密切相關的就是宗教,子自古至今,一部宗教史即是一部文化史。而宗教最普遍的表現形式便是藝術,文化史上的雕塑、建築、繪畫、音樂、所彰顯的經常是時代的宗教精神。而藝術中最能深入人生命深處的又莫過於「文學」,他超越了感官的攝受能力,而進入深層的思維境界。因此,一部文學史即是一部最貼切的思想史。故而,宗教文學便具有涵蓋文化與思想之雙重性,是文學之中最舉足輕重的。
     基督教無疑是當今最重要的宗教,不管是它的文化性、思想性,在歷史上都無出其右。兩千年的藝術史,存留了大量對於基督教的藝術表達,充滿宗教精神、富涵宗教情感。因此,在俄國文豪托爾斯泰的藝術論裡,竭力說基督教的藝術才是真正藝術,基督教文學才是真正偉大的文學。而什麼是文學?在吾人的觀點裡,基督教文學才是真正偉大的文學。而什麼是基督教文學?在吾人的觀點裡,即是足以呈現出基督教之「宗教精神」的文學表達。
     基督教的精神展現在「十字架與復活」之上,這是基督教最重要的教義,也由這兩條線索概括整個基督教的精神內涵。十字架的象徵在於苦難、救贖、赦免、與犧牲的愛,而復活則點出了信心、盼望與榮耀、釋放。基督教文學必須能充分流露出上述精神。放眼望去,包括托爾斯泰《復活》、杜斯妥也夫斯基《罪與罰》、狄更斯《雙城記》、雨果《巴黎聖母院》、艾略特《織工馬南傳》、遠藤周作《沉默》、或當代大師艾柯《玫瑰的名字》……等人,在他們的作品中即呈現出濃濃的基督教精神。
     在小說中,我們總是能與最貼切的人性相遇,而人性也總是在天枰的兩端擺盪:自私貪婪與犧牲奉獻、仇恨罪惡與寬恕赦免、苦難嘆息與安邑享受、悲觀絕望與信心盼望。基督教精神便是在痛苦中迎向盼望、在束縛裡期待自由、從黑暗中進入光明、在罪惡中得到救贖。因此,基督教文學的創作就需要對基督教精神的完全浸潤、與對生活人性的深刻體悟,由此,方能生發人性與宗教的辯證;它不全然是向陽的,它對黑暗罪惡的批判有時是更甚於平安喜樂的渴求。
     可惜,好的基督教作品並不多(這樣說是將之與市面上早已氾濫的世俗文學相較),有些創意雖有,內涵不足(重情節而少思辯);而懂得在基督教文學中挖寶的基督徒則更少。甚至,聖經這一部精彩絕倫的文學巨著在多數基督徒的心中竟只淪為教條枷鎖。也難怪朱維之教授在他所寫的《基督教與文學》導言中曾說:「我們若不願進文藝之門,或閉拒文藝於心門之外,不配為基督徒。」不只是基督徒,牧師們更應該多涉獵文學,方足以更深層去體悟人的心;至少,加爾文也認為「認識人」與「認識神」是傳道的雙刃。由是,我殷殷告戒南神與聖光的學生「多讀小說,如果將來要做傳道人。」
     本書作者龔伯文老師是屏東中會和平教會林桂香長老的夫婿,在中委會透過林桂香長老接觸到龔老師的著作,拜讀之後,內心的澎湃不亞於與托爾斯泰相遇後的悸動。若照我前述之基督教文學的精神與特色來論,無疑地,他的作品是最典型的基督教文學;若從時代與環境來論,則又是最基本來論,是最本土的基督教文學。托爾斯泰在長篇與短篇小說中所表達的信仰主旨令人拍案叫絕,龔老師的長篇小說與短篇小說所提呈的信仰張力亦同具深度。於是立即情商人光出版社,向社長力荐出版,得其准允,如今得以實現。真要感謝上帝!否則,如此佳作必然塵封入土,豈不可惜?
     在《貓頭鷹眼中的世界》與《小丑的心靈世界》兩部長篇小說中,除了精彩的情節鋪陳外,更存在許多大段落的思維辯證,將基督信仰的理性與感性面淋漓道盡。寫情,可賺人熱淚:理論,則發人深省。我們除了能在每一個人身上發現自己的影子外,人性的多樣也充分展露其中,而「牧師」的委屈苦難與明亮高節,更隱約刻劃了耶穌基督的形像。與之相對,我這牧師,有更多的汗顏。《貓頭鷹眼中的世界》闡釋了寬容與仇恨所塑造的兩中人生,前者透過基督的愛將人有限的愛化為無私的愛,後者則在封閉的世界中毀滅自我,最後才在失去真愛中幡然覺悟,而得到救贖。《小丑的心靈世界》的主人翁則一直在抗拒、懷疑、觀望、徬徨中遊走,歷經二十年真實的生命歷練,終於告白:「上帝啊!我想更了解你才崇拜你,這條路實在繞得太遠了。」
     龔老師現已過七旬,早年生長於日本時代,長榮中學畢業後考取台大外文系,後亦至日本求學,他的漢語、日語、英語同樣精煉。他博覽群籍、學貫中西,東西方各家哲學與宗教都曾精讀,思想得深廣以高深莫測來形容並不為過。他曾短期任教於玉山神學院,他熱愛教學與寫作,只可惜一直懷才不遇,而讀書人的一身傲骨使他不願屈就現實而折腰於五斗米前。在他的身上,見證了知識分子的理想性、批判性與不妥協性,然而,生活的不順遂也漸消磨了他寫作的熱忱。《貓頭鷹眼中的世界》與《小丑的心靈世界》是龔老師在七○年代寫的作品,雖曾出版但流通不大,今日得以再度與讀者見面,實為讀者之幸。
     最讓龔老師遺憾的是,他三十年來所寫的一籍書稿,原本以為出版無望而未加珍藏,以致在搬家時不慎遺失。如今,他已重病在身,卻拖著病體賣力地續爬格子,隨後也將有數本精彩的短篇小說陸續問世。我懇求上帝,讓他的身體「如鷹返老還童」,為我們留下更多珍貴的文學寶藏。然而,對龔老師而言,一生的心願得以在年老時實現,亦不啻是上帝對其文學生命的救贖。
 
劉清虔
 
自 序
 
     三十年沒提筆了,不覺中已是古稀之年。三十年前為了出版幾本書,告貸渡日的窘境記憶猶新,再也不抱絲毫出書的願望,因自己是基督教界的邊緣人,名不見經傳無人問津,只該怪自己不量力。這幾年病魔纏身全身器官已毀損殆盡,與醫院結了不解之緣,隨時準備被主召回。自覺已是走到人生的盡頭,在病床上讀了幾本劉清虔牧師的傑作,不料有緣相遇該說是上帝的安排吧!驚嘆他年紀輕輕竟有如此才華,文人相惜,他鼓勵我再提起筆,願為出書奔走,雖心懷無限感激,但悲嘆時不我予,惟恐力不從心,心智也遲鈍不如前了,沮喪之際,憶起耶穌基督所愛的門徒約翰被流放到荒涼的拔摩島時,年事已高,孤伶伶一個人,命在旦夕,定想著再也不能傳福音已走到人生的盡頭吧!可悲的是甚至懷疑一起生活過三年,朝夕相處,目睹在世上行神蹟、傳福音、在山上變貌、被釘十字架、死而復活,升天,所敬愛的主,至今已事隔六十年是否主仍記得他?愛他或早已遠離他?怎能料到在那滄海一粟荒涼的島上,主會顯現與他同在,又那麼親近的安慰他,使他發覺自以為人生的盡頭,只是短暫的,人的生命在永恆中有更大的意義。一個人在人生的旅途上所遭遇的苦難、挫折、慘敗的困境,疑為窮途末路的盡頭往往是個難題,因憂傷悲慟以致即將熄滅的燈火,主將再點燃使之倍加熾烈。他終於完成啟示錄主所託付的使命,那麼上帝還留我一絲氣息是否要我寫些供繁忙的人茶餘飯後的消遣,實現我早已死心認為再也不可能之事。始所未料,回顧一生因窮困潦倒,屢嚐失敗、悲慟、憂傷與絕望,每陷入山窮水盡的幽谷中疑為人生的盡頭,真不知道是怎麼熬過來的,在困境中迷惑而尋找各種宗教解困之道不知繞過多少冤枉路,在迷途中不得不學乖明白上帝掌管一切。唯有堅定不移的信心專注於上帝,默想祂、信靠祂、順從祂、且可升高視野提高心靈的境界,其他一切都不屑一顧了。基督雖然為兒子還是由受的苦難學了順從。(希伯來書五章8~10節)一個人過安逸的生活,在順境中不能培養信心。唯有在苦難、挫折逆境中能歷煉堅定的信心。在嚴峻的山崖,死蔭的幽谷中真正體驗神的愛,感受在哭泣中心靈深處有喜樂。深信上帝不撇下祂所愛的子女,賜給每個人各有不同的恩賜,都是量身訂做的器皿。有神美好的旨意「不必悲慟」「不必強顏歡笑!」山窮水盡疑無路時,主說:「我與你同在,你可以走得下去,走下去!」半年來,住進屏東基督教醫院與高雄榮民總醫院,前後接受兩次大小手術,抱病寫完近二十萬字,可算盡力了,準備好好休養幾天,與內人閒聊中感慨「今日台灣的基督徒佔人口的比例極低,愛讀書的人更是少得可憐,若寫一本迎合大眾的八卦雜誌或通俗小說可能大撈一筆,但依靠寫基督文化書籍為生,定會餓死。可悲的是比起一個懶散不關心羊群死活的牧師,一個禮拜僅講兩堂道,一個月的工價,比我拼老命半年還多,實在太不成比例太不值得了。若當先知幫人算命解運……不提也罷,難怪基督教神學不易在台灣扎根……。」怨聲未吐完內人打斷我的話,「你已是古稀老人還在吃奶長不大啊!可憐罪性的難於除盡,得寸進尺,生命有限,慾望無窮啊!現在還在曠野裡,才走到基博羅哈他互站,那裡是貪慾人之墳墓!當你以為已走到人生的盡頭而感嘆時,主及時顯現讓你實現早已死心的年輕時願望,不是滿懷感激喜出望外的嗎?主一手扶持你走過死蔭的山谷,如今竟討起價來,保羅、約翰等多門徒所留下珍貴的書信你認為賣了多少錢?至今已數不盡的人為傳福音而殉道,你說基督教的血脈是靠一群貪婪之徒沿傳下來?世俗的成功,物質金錢的滿足,不一定是上帝的賜福啊!你的工作合神意嗎?」自慚形穢,內人一席話甦醒我的靈魂,求主憐憫,無論如何得感謝主,感謝劉清虔牧師的勉勵與奔走,並在百忙中多次到醫院探望與代禱,感謝公報社張立夫社長及出版部林雯茜小姐及感謝賢內助林桂香(林燕臣牧師之孫女)一向熱心事奉主,支持我這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不知上帝是否容我再寫下去?
 
龔伯文
 
郭惠二序
 
     感謝龔伯文教授寫這本在這時代最迫切需要的書。這一代年輕人出生在富裕的社會,享受父母辛苦打拼的結果,將衣食無缺視為理所當然,不知長輩辛勞,不知感恩、勤勞、惜福而不能刻苦耐勞,更甚者誤以為追求物慾、情慾為人生目標,將人性徹底物化、獸化,喪失人生崇高的目標,價值觀的錯亂而喪失人性的尊嚴,實堪憂慮。由於欠缺高貴理想的目標,心靈空虛,部份年輕人淪為以吸毒、飆車等方式盲目地尋找刺激、害己害人,怎麼不叫人憂心呢?今日社會亂象、政治的鬥爭、叢林世界弱肉強食、自私自利,人性的醜陋表露無遺。人類果真已墮落到無藥可救之地步?到底人生存在的意義與目標是什麼?
     作者不用深澀的哲學語言,神學的論證式的說教,而用一個平凡小丑的心靈,透過心靈世界的旅程,正可滋潤心靈、豐感生命,以發覺人性可貴價值的一面。是一本我們這一代,甚至每一時代的人都不能不看的好書。
 
彰化師範大學化學系退休
曾獲一九九六年第六屆醫療奉獻獎
郭惠二 教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